童話丨沁歡源樂探親記

2020-05-24  來源:長治新聞網  編輯:路璐

  timg (1).jpg

 

  在候鳥北遷的前夕,沁歡與源樂踏上了尋親之路。

  哦,準確地說,只是剛過春節,還未立春。與往年相比,現在距離真正的北遷季節還有一段時間。它們等不及,不等了,信心滿滿的踏上了尋根之旅。

  沁歡與源樂,是一對兄妹。它們白鷺家族在南方是很大的一個家族,當年它們祖上隨著移民的隊伍,離開山西省沁源縣,幾經輾轉,歷經數代,才落腳在武漢的東湖落雁島。

  落雁島是個風光旖旎的地方,沿湖水生濕地植物豐富,陸地植物種類繁,是鳥兒理想的王國。多特別是春夏之交,千鳥翔擊,萬鳥爭鳴。

  但是,多少年來,它們家族一直對故鄉心心念念,一代一代的傳下來。這幾年,新聞里不斷出現老家的內容,所以思鄉心切的鷺爸鷺媽就給它兄妹分別起名“沁歡”與“源樂”,將“沁源”與“歡樂”嵌入了它們的名字,寄寓了無限的情意。今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蔓延,這座城市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災難。父母決定讓它們早點動身,到遙遠的老家去尋親。一則讓它們經風雨見世面,在大風大浪里鍛煉成長;二則也想讓它們避開疫區,尋個安全的之地。鷺爸說,那個地方是一處人間仙境、世外桃源,那里不僅有它們的同族,還有遠房親戚褐馬雞家族。

  沁歡與源樂,也很想出去走走。去年候鳥北遷季節,它們就想隨家族的兄弟姐妹們一起出行,但父母親都不同意,覺得山高路遠,櫛風沐雨,生怕它們途中有個什么閃失。為此,它們兄妹還同父母鬧了好長一段時間別扭呢。

  鷺的家族極其龐大。

  沁歡與源樂聽一位戴著眼鏡的鷺爺爺講,它們的家族非常古老,在全世界共有17屬62種,在中國有9屬20種,按照棲息地的不同分為樹巢類和蘆巢類。它們既屬樹巢類,也算蘆巢類,為什么?它也不知道。眼鏡鷺爺說,也許就是人類說的那文縐縐的話“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吧。那么多的種類,誰分得清?它們只記得,老祖老祖在山西,山西洪洞大槐樹,大槐樹東太岳山,秀美故鄉名沁源。

  得知兄妹倆要雙雙遠足尋根,親友們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特別是老鷺們更是吵鬧不停,以它們過來鳥的經驗指點著后輩們。

  這個說,路途太遙遠了,再說也不是北飛的季節,出現意外說啥是好。

  那個講,故鄉也并不見得怎么好,要好的話,老祖先們怎么會遷徙至此呢?

  有的擔憂,沿途要經過許多河流與山川,以前常有人用槍打我們。遇上土槍還好,那子彈是鐵砂子做的,一打一片,或許受點傷但可以保住命;可如果遇上軍用槍,那子彈可厲害了,一擊中就要命。

  還有更聳人的,說北方出煤焦,到處都是冒的黑煙,河里流的是黑水,連魚蝦都被毒死了。一只老鷺說,它年輕的時候去過那里,那兒有個纖維板廠,排出的黃色污水把整個河道都染黃了,發著極其難聞的氣味,把河里的魚兒都毒死了。

 

webwxgetmsgimg (1).jpg

 

  可年輕的鷺大哥鷺大姐們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老鷺們說的,都是老黃歷了,F在,人類正在進行環境治理,生態好多了。年輕鷺,就應該出去闖闖。
幾只前不久剛剛從北方回歸的大雁說,北方這些年來特別注重改善生態環境,森林禁伐,河流治污,基本上都是藍天白云和碧水,他們說是什么“命運共同體”,要“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一只黑鶴聽說要到山西沁源,說,那個地方太好了!那是一個林海茫茫的“油松之鄉”,是一處泉水潺潺的“沁河之源”,是一方人跡罕至的“世外桃源”。聽說去年還在那里舉辦過國際觀鳥節呢!

  觀鳥節,對于生活在東湖落雁島的鳥兒們來說并不陌生。每逢這樣的節日,提著“長槍短炮”的攝影人便紛至沓來,把那些大大小小的鏡頭對著它們,“咔嚓——咔嚓——”地響個不停。用那些人的話說,就是“聚焦”。開始,它們很不習慣,一看見就驚慌失措地躲避,后來發現他們并無惡意,才漸漸地適應了。它們知道,他們是想把它們美麗的倩影定格后傳送給世界,讓遙遠的地方也知道它們。在城市里、湖畔邊樹立的宣傳牌上,他圖書館里精美的畫冊上,看到自己被放大許多倍的漂亮圖片,別提多高興了!

  父母的要求,觀鳥節的誘惑,蔓延的疫情,讓兄妹倆心飛意動。它倆想讓鷺哥鷺姐們結伴同行,可它們說剛剛回來,疲乏未解,讓兄妹倆等到遷徙季節隨大部隊前行。

  兄妹倆等不得,義無反顧地踏上行程。

  冬末,乍暖還寒。沁歡與源樂,飛飛停停,停停飛飛,晝飛夜宿,日復一日。它們飛過湖泊,越過平原,翔過大山,一直向著北方飛去,向著心中的家鄉飛去。

  “嗨!小伙子、小姑娘,大冷的天,你們去哪兒呀?”紅頂鷺大叔好奇的問。

  “我們要回我們的故鄉去呀,大叔。”沁歡答。

  “故鄉在哪里呀?”

  “山西,沁源,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

  “那可是太遠了。我勸你們還是等春暖花開的時候去吧,北方現在是冰雪世界,你們去了連吃的都找不到。”

  源樂有點踟躕,對哥哥說:“要不,咱們過一段再說?”

  “不要這樣想,妹妹。爸爸媽媽既然讓咱們這個時候去尋根,自然有它的道理。況且,我們已經在路上,怎么能夠半途而廢呢?”

  正在水中游弋的綠頭鴨看見它們,問“孩子們,你們這是準備去哪里呀?”

  沁歡說“阿姨,我們要到我們的故鄉山西沁源去。”

  “哦,是嗎?聽說那里是個很好的地方,是個綠色的世界。我的一些親戚也在那里。”綠頭鴨將剛剛捕獲的魚兒送給兄妹倆:“你們快吃吧,吃了好展翅翱翔。如果你們去了見到我的親戚,請代我問聲好。”

  “謝謝阿姨!我們一定會把您的問候轉達。”

  禿鷲在天空盤桓,發現了它們。“咦,怎么只有兩只白鷺飛翔?往年不都是成群結隊的嗎?怪事!怪事!”它緊隨著沁歡與源樂飛行,“這莫不是老天送給我的豐盛午餐嗎?”禿鷲壞壞地想。

  飛翔的兄妹倆自然注意到了后面緊隨的禿鷲。源樂回頭看著禿鷲那兇惡的樣子,害怕了。禿鷲那眼睛,是那樣的毒,放射著寒劍一般的光,讓它們不寒而栗;禿鷲那嘴巴,彎曲的像個鉤,隨時準備拋向眼中的獵物;禿鷲那身子,就像一堵大墻,使它們感到非常的壓抑。

  源樂緊緊地挨著沁歡,“哥,我好害怕!那家伙是要追上來吃了咱們嗎?”

  沁歡心里也害怕,它也是平生第一次見這樣的怪物?伤歉绺缪,它得給妹妹壯膽。

  “別怕,別怕,有哥在它不敢,它不敢。”

  禿鷲飛著飛著,一個加速度飛上了兄妹倆的頭頂,伸著刀子一樣的爪子,眼看著就要對兄妹倆下爪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沁歡猛地一躍,啄了禿鷲一下,撕下一根堅硬的羽毛。禿鷲一驚,趕忙一躲。吆喝,這小鷺崽子,敢與我叫板?它怒從心起,來了個鷂子翻身,又撲下來,兄妹倆急忙敏捷回轉,沿禿鷲兩翼逆向而行。這樣幾個回合,兄妹倆漸漸體力不支,眼看要受傷害,忽然有一群大雁飛來,一齊圍攻禿鷲,禿鷲才無可奈何地逃走。

  原來,是在山坳濕地中覓食的大雁發現了天空的拼搏。它們的子弟曾經被禿鷲吃掉,與禿鷲有不共戴天之仇,見白鷺受到禿鷲的攻擊,雁王一聲令下,群雁高飛馳援。
兄妹倆非常感激,不住地揮動著疲倦的翅膀,向著雁群致敬。

  雁王得知兄妹倆萬里飛馳尋根后說:“路途遙遠,你們要多加小心。有些地方人,還在用各種卑劣的手段獵殺咱們鳥類,把咱們當成他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注意,注意,小心,小心,不僅要小心像禿鷲這樣兇神惡煞的家伙,更要當心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盡量遠離人類。”

  沁歡與源樂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一定記住您的囑咐,當心禽獸,當心人類!”

  兄妹倆繼續飛行。

  這天,它們飛著飛著,感到異常寒冷,而且是越來越冷。飛了一段,看見漫天飄起了小小的白色羽毛。它們好喜歡,這是絨毛嗎?可以驅寒了。以前在家冷的時候,它們

  將身子埋在媽媽寬大的翅膀下,那厚厚的羽毛會讓它們寒意頓消。

  兄妹倆撲閃撲閃著翅膀,要擁抱那些飄逸的“棉絮”,卻怎么也抱不住。不僅如此,嘴巴一呵,那“棉絮”就變成水滴了。

  這是怎么回事?

  哦,想起來了。這恐怕就是父母親說的雪花吧?那是只有北方才有的?磥,快到目的地了。

  它們降落到地面,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尋找到一片被大雪覆蓋著的樹林。

  樹上有個尖尖的聲音在懶懶的問“你們是哪里的?到這里干什么?”兄妹倆順聲望去,看到一顆粗大的楊樹枝頭,一個黑黑的圓圓的東西上面,伸出一個黑黑的頭。

  “我們是從湖北來的,要到我們的故鄉山西沁源去。你是誰?”

  “喳,喳,喳,我是喜鵲。”說著,黑球上先后跳出兩只花白相間的鳥。

  “朋友,天氣很冷,我們可以借宿休息一下嗎?”

  “當然可以,遠方的朋友。只是我們的窩太小,容不下你們龐大的身軀。這樣吧,你們可以先住到蒼鷺家里,它們旅行還沒回來。”

  在喜鵲的引領下,兄妹倆飛進了蒼鷺的窩。這窩,大小正好,里面還有羽毛、樹葉、毛發,松軟舒適,特別暖和。勞累的兄妹倆一臥在窩里,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它們夢到了爸爸媽媽,夢到了遠離的家,夢到了路遇的坎坷……

  “喳——喳——喳——!起床了!”

  喜鵲的叫聲,驚醒了睡夢中的兄妹倆。它們睜眼一看,一團強光射進來,已經時近中午。它們跳出溫暖的窩,肚子餓的咕咕直叫?煽纯此闹,白茫茫大地,哪里可以找到吃食呢?

  熱情好客有聰明的兩喜鵲看出了它倆的心思,說帶你們去個地方,保證讓你們吃的飽飽的。在喜鵲倆的帶領下,它們飛到一條泛著耀眼白光的帶子里。原來,這是一條已經結冰的河流。在一個深潭處,它們看到清澈的河水,看到了潭里冒出的熱氣。

  “這是沁河。”喜鵲說。“看看,這水干凈吧?這是一條沒有污染的河流,名叫沁河,河里的魚蝦可多呢!它源出山西沁源,那里是一片風光秀美的森林帝國。”

  “沁河?順流而上那就是我們的故鄉!”兄妹倆異常興奮。

  喜鵲說“哦,我記得昨天你們說故鄉是山西沁源?是吧!那里就是這條河流的源頭,沁源,沁源,沁河之源嘛。那里,是我非常向往的一個地方,可惜沒有去過。不過,沒關系,我一定會去旅行的。”

  就這樣,又不知飛了多少時,經過了多少白天與黑夜。

  這天,沁歡與源樂兄妹倆樂飛呀飛,快到夜幕降臨的時候,發現前面一片通明,五光十色的輝煌燈火映照著蔚藍的天空。

  “糟了,糟了,我們飛錯方向了!”沁歡沮喪地說。

  源樂并未在意:“錯就錯了,我們權當旅行好了。天色已晚,我們索性好好休息幾天,養精蓄銳,順便看看這仙境一般的地方。”

  沁歡不解:“我們是順著沁河飛翔的,怎么會走錯呢?”

  它們飛到那片燈海俯瞰,看到這是被群山環繞的一座城市。只見閃爍燈火,不停變幻,宛若閬苑,神似仙境。自離開武漢,它們已經很少看到這樣漂亮的景象了。

  在燈海中,一條五彩色帶,蜿蜒而立,顯得格外醒目。細細一看,原來這霓虹帶竟然是條河流。是沁河?

  “沒錯,是沁河。”兄妹倆歡呼雀躍。

  它們降落到河中的一個島上。島上有片樹林,上面有許多鳥巢,幾只蒼鷺站在窩旁,似乎準備進窩。

  “你好,朋友!請問這里是山西沁源嗎?”沁歡禮貌地向蒼鷺發問。

  “是的,是山西沁源?礃幼,你們是新到的客人吧?”蒼鷺說。

  “是!我們是從遙遠的江城專程來尋根的。”兄妹倆把它們家族的情況向蒼鷺作了介紹。

  蒼鷺說,咱們是同一個大家族,我們也曾經離開故鄉,但隨著生態環境的改善,我們已經回遷多年了,F在,主要集中居住地是官灘鄉的問家峪村和紫紅村,還有法中鄉的水泉村。我們是零星散居在這里的。

  蒼鷺告訴兄妹倆,以前的沁源,到處是煤窯,四處燒焦炭,每天黑煙滾滾,塵霧濃濃。河里的水,不是黃的就是黑的,污染特別嚴重。山上的樹木,不是砍伐修房蓋屋,就是賣給礦上做窯柱用,我們野生動物們連個安身之地都沒有,只好四處逃散。后來,人類意識到了生態破壞了,對他們也沒什么好處,就開始進行治理。天然林禁伐,草木葳蕤了,天空湛藍了;企業治污減排,河水清澈了,魚多蝦豐了;野生動物保護法出臺,我們安全了,繁殖也多了。你們看現在,山多清水多秀,空氣多清新!以前出走的鳥族,像什么褐馬雞、黑鸛、金雕、黑鳶、鳳頭蜂鷹、蒼鷹、雀鷹、普通鵟、大鵟、紅隼、紅腳隼、勺雞、紅腹錦雞也都陸續回來了。

  沁歡與源樂聽蒼鷺說到褐馬雞,忙問:“褐馬雞是我們的一個遠房表親,它們現在住在哪里?”

  “它們呀,住在縣城西部的大山里,這些年家族發展的很快,其中‘沁寶寶’與‘源貝貝’已經成為我們鳥類中的明星了!縣里專門為它們設計了LOGO。去年,它們還被全國青運會三人籃球賽定為吉祥物呢,到處都是它們的卡通像,可風光了。明天我帶你們去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酣睡中的沁歡與源樂就被一陣陣的鳥鳴聲吵醒了。好家伙,樹上站的,河里游的,岸旁立的,空中飛的,全是鳥,嘰嘰喳喳的叫聲不絕于耳。這下,它們才看到真正的沁河模樣:河床并未完全凍實,河水依然緩緩流淌;河畔堤壩高聳,護欄環繞;兩岸柳樹成行,楊樹成林,草坪如氈。

  讓兄妹倆驚奇的是,濱河兩側的護欄上,隔一段便插有一桿光彩奪目的彩旗,上面寫著“水是生命之源 鳥是藍天精靈”“文明觀鳥護鳥 保護遷徙候鳥”“不撈水中魚蝦 不跟鳥兒搶食”“與藍天綠水 人鳥和諧相處”。 兄妹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里的人是這樣的愛鳥護鳥,難怪在鳥國有那么大的知名度呢?這溫馨的語句,它們深深地記在了心里。

  蒼鷺帶兄妹倆飛到河里,見到了黑鸛、紅嘴鷗、骨頂雞、天鵝、赤麻鴨、綠頭鴨、鴛鴦等朋友,它們正在悠閑自得地游蕩。兄妹倆沒有忘記綠頭鴨阿姨的托付,把它對綠頭鴨們的問候進行了轉達。

  美餐后,蒼鷺領它們飛到附近的體育公園。這里,已經有人陸陸續續前來鍛煉。公園的一頭,站立著兩只大鳥。蒼鷺說,那就是吉祥物褐馬雞的卡通形象,一個叫“沁寶寶”,一個叫“源貝貝”。它們黑黑的眼睛,紅紅的眼圈,黃黃的嘴巴,白白的臉毛,一只著藍色衣服,一只穿棕色衣服,笑瞇瞇的張開臂膀,好像是在迎接嘉賓的到來。

  “哇——,真漂亮!”源樂贊嘆。

  “啊——,真動人!”沁歡隨喜。

  看到這卡通形象,兄妹倆更渴望盡快見到褐馬雞。它們按照蒼鷺指引的方向,馬不停蹄地飛向褐馬雞的棲息地——靈空山。

  這里是真正的林海。一場大雪過后,山里的雪尚未消融,潔白的山野底色上,覆蓋著一片一片的森林綠。白綠相間,分外迷人。

  它們找到了褐馬雞家族,拜謁了褐馬雞大爺。

  褐馬雞大爺說:“歡迎你們!咱這里不但名字叫個“好地方”,而且的確是個好地方。這名字,還是唐朝皇帝李世民給起的呢!你們看,層巒疊嶂,樹木如海,郁郁蔥蔥的油松、柏樹、樺樹、楊樹、落葉松等樹種為遼闊的山川著上了美麗的服裝。”

  它說:“你們來的正是時候,F在,沁源縣對保護鳥類工作特別特別的重視,用這個縣的縣委書記金所軍的話說,要‘鳥語多多地聽,鳥人多多地來,鳥事多多地辦’, 要讓走進沁源的每一位朋友都能夠遙望星空、看見青山、聞到花香、傾聽鳥鳴。”

  “為了更好地呵護我們鳥類,沁源縣還專門發出《關于切實加強野生鳥類保護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強對鳥類繁殖地、 遷飛通道、集群活動區的野外巡護和監管,嚴厲打擊網捕、毒藥野生鳥類的違法行為;在候鳥比較集中的沁河濕地開展候鳥棲息的專項保護,以保護鳥類的食物資源為重點,加大巡查保護力度,嚴禁在該區域網捕、電擊和投藥等手段捕撈沁河魚類資源;對賓館、餐飲酒店、 集貿市場加大執法檢查力度,加大對經營利用非法獵捕野生動物及其產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查處力度。”

  褐馬雞大爺說: “去年,沁源縣還舉辦了‘綠色沁源•鳳舞太岳’國際觀鳥節,好多好多的人前來,給我們拍拍攝了許多珍貴的鏡頭。他們說,這次活動觀察到的鳥類有16目16科164種。要我說呀,沁源其實還有好多鳥都沒有被他們發現呢!”

  這時,幾群雀兒如同塊塊云彩一般飛過。兄妹倆驚奇:“這不是小太平鳥嗎?它們怎么也在這里?”它們兄妹倆在東湖見過。褐馬雞大爺說,“是,它們是小太平鳥。原來生活在東北部和西伯利亞東部,去年才飛來的,來了就一直沒走,也許呀,是留戀這里的美景呢!”。

  “是啊,是啊,這里的四季景色才好呢!”褐馬雞大娘插話說。“春天的時候呀,開著漫山遍野的山桃花、山梨花、連翹花,我們就在香氣氤氳之中生活;夏天的時候呢,是一片翠綠的海洋、清涼的天地,我們就在山里避暑;秋天的時候啊,層林盡染,五彩繽紛,就像畫一樣美,滿山都是熟透的山果;到了冬天,白雪皚皚,是一片銀色的世界。別發愁冬天大雪封山沒吃的,樹木的種子和枝頭的山果就是我們豐盛的冬糧。”

  褐馬雞大爺和褐馬雞大娘的話,讓沁歡與源樂聽得如癡如醉。它們想不到這里的森林如此大,這里的水流如此清,這里的天空如此藍,這里的鳥兒如此多,這里的人兒如此好。

  沁歡與源樂在這里住一段后,跑遍了沁源的水水水水,真是有點“樂不思蜀”了。但聰明的兄妹倆想,這么好的地方,一定要讓親朋好友們也來看看。等疫情過后一定要返回落雁島,要告訴沿途的鳥兒和落雁島的鳥兒,山西沁源,是人間難得的世外桃源,是北方罕見的香格里拉,是鳥兒安寧棲息的天堂。

 

  【作者簡介】鄧煥彥,男,山西省沁源縣人,系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F在沁源縣智庫工作。

 

 

 


本網站由長治新聞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09004873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區可證: 晉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 編號:14103016
加拿大pc幸运28预测